兄妹生死情

发布: 1周前
字数: 8083
2868 次查看



  酷夏的一个下午,一位中年母亲正不住的说着什么,他旁边坐着一位英俊的青年,看似应该是她的儿子。 

  「康儿,你就不能劝劝你妹妹啊,老大不小了,也不找个对象。这不,昨天刚给她介绍个,又给推掉了。」 

  「行,行,等雪儿回来,我去劝劝她。」康儿心不在焉的回答道。似乎很反感这个问题。 

  不过母亲没有看出儿子的心情,继续的唠叨道「你们兄妹俩也真够怪的,都二十五六了,也都不着急,你说,你都参加你们同学多少次婚礼了,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,说你呢,听没听我说话!!」说着敲打了下她的儿子 

  「啊啊哦,妈你说,我听着呢」 

  「你妹妹成天老腻着你,你说说,她喜欢什么样的啊?」 

  康儿似乎对母亲的问题仍然毫不关心「哦,也许是这一阵她单位忙吧,一会回来我去劝劝她」。儿子似乎有意在回避母亲的问题。 

  母亲也许看出了儿子的心情,叹了口气,正要说些别的,这时门开了。 
  康儿抬起了头说「妹妹,回来了。」 

  门口进来了一个妙龄少女,乌黑的头发披肩,雪白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润,一双毛嘟嘟的眼睛一眨一眨的。一身白色的衣服既显得青春无比,又透着女人的万众风情。 

  屋里的母亲咳嗽了一下,像儿子努下嘴。康儿无奈的微微点了点头,会意了母亲一下。 

  康儿迎出屋去,接过妹妹的挎包。正像往常一样,妹妹一下拉住哥哥的手,拉进了自己闺房。 

  「妹妹,累不。」 

  「哥哥,累死了,帮我揉揉肩。」妹妹撒娇道。 

  康儿坐在自己妹妹的身后,用手轻轻揉捏着妹妹的肩膀。雪儿闭上眼睛,享受着哥哥的触摸。 

  「妹妹,妈又让我劝你了。」康儿小心的说 

  雪儿一下睁开了眼睛,说「劝什么?」 

  「还能有啥,还是你找对象的事情呗,妈一直问我你想找个啥样的,听说你又推了一个…… 

  「你还不知道我喜欢啥样的吗?」妹妹显得有些激动,转过身瞪大了眼睛看着哥哥,面带愠色。 

  康儿的脸上也显出了无奈「妹啊,你是我的亲妹妹啊。哥哥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吗?可是我俩是兄妹啊,我俩是注定不能再一起的啊。」 

  雪儿的眼睛已经泛起泪痕了,现的很激动说「什么,难道你对我说的话全是假的吗,你不是说我是你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吗,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爱吗?」 
  看着妹妹眼看着要哭起来,康儿一下吧妹妹抱在怀了安慰道「妹妹,我怎么不爱你呢,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呢,可是我们是亲兄妹啊!我们的关系是不会有结果的~ 」 

  「我不管,我就是喜欢你,除了你,我谁也不嫁。」雪儿倔强的说 

  「妹妹,你能不能理智点。我们俩地关系是不会被人承认的,你还是听听劝,早点找个好男人,不要老想着我啦~ 个认暮想压在身体」 

  「不听,不听」雪儿捂住了耳朵摇着头。「哥哥,没想到你是这么的胆小,既然爱我,还为什么这么在乎世俗啊。」 

  「妹妹」康儿还想说些什么。 

  「出去,」雪儿生气的将哥哥推出了自己的房间。 

  「邵雪儿」 

  「行长,找我啊?」 

  「恩,晚上宋老板请客,潮州城,一起去啊」 

  雪儿面露为难说「主任,晚上我还有事情呢,不去行不行啊?」行长脸一黑,摆起谱来说「宋老板可是我们银行的大客户,在我们行存款有数百万。人家啊开了好几家大的买卖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们能得罪的起他们,快收拾收拾,一起走。」 

  其实雪儿知道这都是那个宋木山安排的,主任也是没有办法。听说那个宋木山很有钱,开了好几家连锁的学校,资金很充足。是自己银行的大客户,所以行长也不敢得罪他。她也知道这个阔气的土老帽对自己的想法。雪儿是很反感松木山,不光是因为他张着一脸恶心的络腮胡子,还因为他为人很花心,还带有很重的流氓气息。 

  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,怎么办呢?雪儿心想。对,给哥哥打个电话,让他接我。 

  果然,雪儿又有意被安排在宋木山傍边,整场酒席全都是围绕行长对宋木山的吹捧,和宋木山对雪儿的赞美种进行的。雪儿发现宋木山的眼睛一直定着自己胸部,弄的自己好不自在,可又敢怒不敢言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宴席已经接近了尾声,松木山亲自给雪儿到了一杯酒,开始说结束语了,雪儿感觉今天喝的实在是多了,行长,和宋木山已经有意灌了自己好几杯了,雪儿感觉已经身体发麻了,不过最后一杯酒是不能不喝的。雪儿强忍着喝写了松木山给自己到得酒。 
  雪儿感到行长和同事似乎有意安排自己和宋木山一起,还没等雪儿反应,行长就提议让宋木山宋雪儿回家,其他同事也符合着,宋木山当然欣然同意。 
  雪儿感到脚底发轻,站不起来,宋木山居然用自己大手搂在雪儿的腰上,扶着自己站了起来,另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有意碰触着自己的胸部。雪儿想挣脱松木山,却又使不上劲。而且此时此刻身体居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雪儿感觉身体十分的燥热,血好像全涌到头顶,呼吸不住的加深。雪儿的双眼已经迷离了,意识已经近乎丧失了。只能受身体欲望的牵引,无力的依附在这个男人身边,任期将自己拖入了一个房间。 

  宋木山开了间房,把已经瘫软的雪儿仍到了床上。一边急不可耐的脱着衣服,一边说「小婊子,平时给我装清纯,吃了我的药,不还是像荡妇一样吗。」说着粗暴的拉开了雪儿的上衣,由于是夏天,衣服很薄,一下连胸罩都被拉了出来。坚挺的胸部露了出来,松木山咽了口口水,面对处女丰满的胸部,阅人无数的松木山也惊呆了,雪白的乳房上,由于性欲的作用,粉红色乳头已经十分坚挺,随着呼吸以上一下的。宋木山一下张开大嘴贪婪的吸吮的乳头。啊……初经人事雪儿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。宋木山张开大手,撩开了雪儿的短裙,手指直接蹭着雪儿的阴部。雪儿本能的夹紧了双腿,可是在药力的推动下,雪儿感到双腿见奇痒无比,一双大手的抚摸不断冲击着自己的生理极限,随着松木山不断的揉搓,雪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。下体分泌的爱液已经侵湿了内裤。宋木山缩回了手,看着已经湿润的内裤,轻蔑的笑了一下。随即一下把内裤连同丝袜拉到脚踝间。全身压在了雪儿的身上。 

  雪儿双眼迷离,性欲不断催促着自己,感觉一个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上,却又分辨不出压在身体上的人是谁?难道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哥哥?难道是哥哥回心转意了?内心积压多年的欲望一下释放了出来。雪儿抱紧了幻想中的哥哥,抚摸着这个男人的后背。疯狂亲吻着对方。想对哥哥诉说些什么,却又说不出话来。 
  宋木山已经长大阴茎不断摩擦着雪儿的大腿根部,雪儿能感觉到对方阴茎不断的变大变硬,甚至能感觉到这个棍状物体对自己散发出来能量,源源不断的吸引着自己的下体。 

  宋木山离奇的发现被自己压在身体下的女人突然热情了不少,更加激起了自己的欲望。他迫不及待的插开了雪儿的双腿。雪儿的阴部鲜嫩无比,整洁的耻毛覆盖着小小的阴唇。 

  「一定是处女,一定是」宋木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「今天还真是赚了,没想到这么极品的尤物居然还没被人开苞。今天就由我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吧。」说着直起身子,用手按住自己的阳具,对准了雪儿的阴道。」宋木山发现自己的阳具对雪儿来讲居然过于粗大了,想进入还很费劲,刚刚撑一点点口就进不去了。宋木山调整了位置,正准备再次插入。突然哐的一声,门被踹开了,一个人冲了进来。宋木山还没看清那人是谁,就被重重的击晕了。倒在了雪儿的身上。 
  「妹妹,妹妹,你醒醒啊」康儿拔开了倒妹妹身上的男人。 

  看到被剥的净光,差点被强奸的妹妹,康儿万分怜惜。捡起了衣服,轻轻的盖在了雪儿身上,将她抱了起来。带上自己的车,开回了家。 

  雪儿感觉自己身体又一次被放在了床上,不过没有刚才那样的粗暴,而是十分温柔和怜惜的。 

  一张热毛巾搭在了自己的脸上,仿佛有人在为自己檫脸。 

  雪儿由于刚才的的爱抚和药物的刺激,迷迷糊糊的。一下拉住了对方的手,竟将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阴部揉搓起来。 

  康儿惊讶不已「妹妹,妹妹,快住手,你是做什么啊?」 

  雪儿一下抱住了哥哥,大口的喘着气说「哥,抱抱我,我难受,抱我,亲亲我,我爱你啊,哥……」 

  康儿被自己的妹妹紧紧的抱着,丰满坚挺的胸部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,妹妹秀发独有的发香诱惑着自己。开始心猿意马,仅存的理智苦苦的克制着。雪儿圆润的嘴唇不断的亲吻着自己。想到自己对妹妹的爱,享受着只有在梦中才敢做的场景。康儿的防线彻底的崩溃了。他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妹妹,将雪儿压在自己身体下,大口大口亲吻着自己妹妹的嘴唇,对方也热烈的回应着。雪儿又一次感受到了刚才的刺激,只不过这次的男人是那么的熟悉和温柔。很快康儿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而雪儿的以衣服也很快被脱光了。兄妹俩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次,贪婪的抚摸着对方,仿佛两个好奇的孩子发现了珍宝一样。双方已经完全抛弃了伦理,完全受欲望支配。康儿感觉自己的阴茎已经坚硬的疼痛,他轻轻的分开自己妹妹双腿,低头看看了,雪儿的阴部由于刺激,已经变得异常的粉红。阴唇一张一合,柔顺的阴毛已经粘满了液体。康儿把已经坚挺无比的阴茎对准了雪儿阴唇,缓缓的刺了进去,雪儿本能的收紧了阴道。 

  康儿感觉阴茎被阴道的温暖的褶皱包围着,享受着温暖的压力,又用力的深刺了一下。 

  雪儿下体受到袭击,全身一下僵硬了一下。只是将身体绷得紧紧地,忍受着哥哥的肉棒在她体内有力地抽插着,甚至连哥哥在她的唇吸吮着也无力反应了。由于兄妹俩都是第一次, 

  ,可想妹妹紧缩的阴道让哥哥的阴茎感到了多大的刺激,每次的抽插都让双方的魂都勾飞了。哥哥很快就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,康儿喘着粗气,用力地揉着自己妹妹的乳房。雪儿咬着牙承受着自己哥哥的狂风暴雨,忘情的呻吟着。 
  康儿用力地最后一挺,将阴茎深深地刺入雪儿体内深处,喷发出浓浓的精液,射入自己妹妹的体内。极其舒畅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身,轻飘飘地不知身在何处。 
  最后雪儿和康儿都无力地相拥在床上喘着粗气,而雪儿不断的高潮也使药效也慢慢地退了了下来,两人静静地叠在一起,全世界只听到两人酣睡的声音。 
  第二天,当康儿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含情脉脉的妹妹,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自己。看到妹妹赤裸的身体,还有床单上一潭血迹,兄妹乱伦的事实已成定局。康儿感觉万分的尴尬,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雪儿看出了自己哥哥的心事。温柔的把头靠在了对方的怀里,康儿小心的抚摸着妹妹的秀发说 
  「妹妹,对不起,是哥哥不对。」 

  雪儿撅起嘴撒娇到「你还叫我妹妹啊?」 

  康儿怜惜的紧紧的抱紧了自己的妹妹「雪儿,哥哥会对你好的。」雪儿也紧紧依偎在哥哥的怀里,享受着哥哥怀抱。 

  七天后,康儿和雪儿已经决定到另一个城市去生活了,这天傍晚母亲出去遛弯去了,康儿和雪儿相互依偎着,看着太阳渐落。雪儿不断跟哥哥憧憬着未来的生活,什么蜜月旅行啊,到了新的城市如何生活啊。二人有说有笑的。 

  「哥哥,我渴了」 

  「等会我给你拿水去」康儿站了起来,出去拿水。 

  哐啷,一个杯子掉地的声音。「真不小心,拿个水还打了个杯子」雪儿大声喊道「哥哥,没事吧,哥?」。没有回答,随即传来几声东西破碎的声音。雪儿心想不好,忙起身去查看。 

  雪儿惊呆了。 

  只见宋木山拖着已经被双手反绑的康儿走了出来。 

  「臭婊子,她妈的居然让人袭击我」 

  说完用脚狠狠踹了康儿一下,「别……」雪儿哀求道 

  松木山随即一脚把雪儿踢到在地,康儿由于嘴被堵上,发出呻吟。 

  宋木山骑到了雪儿的身上,雪儿惊恐的看着他。松木山撩开了她的头发说「小妞,上次让你跑了,这次我加倍要回来,我他妈干死你。」说完又,回头看着康儿说「臭小子,今天让你开开眼,看看我怎么干你妹妹,说不定老子高兴也让你尝尝你妹妹的鲜呢。」 

  说着伸手抓住雪儿的前胸,用力一撕。咔。雪儿的衣服被撕扯下来。康儿愤怒的呻吟着。雪儿本能把双手当在胸前,保护着自己裸露的胸部。宋木山把猪一样的身体压在了雪儿的身体上,雪儿不断扭动身体摆脱宋木山的控制,这更激起了宋木山的兽性。 

  雪儿的体香和润滑的肌肤已经把宋木山的火彻底沟了起来。宋木山一只手狠命的揉搓雪儿的丰胸,雪儿不住哀叫,眼泪流了出来。或许认为挣扎也无济于事,身体的扭动也慢了下来。 

  康儿身体被反绑着,看着自己的妹妹,自己的爱人,被另一个男人蹂躏,却无济于事,只有不断的发出愤怒的呻吟声。

  就这样,松木山地板上,一件件地的把雪儿衣服、胸罩、裙子和内裤甩在一边,而他自己也全身脱了个清光,和雪儿两个人完全赤裸地在地上蠕动着。宋木山的嘴和手在雪儿身上游走着,雪儿的防线彻底崩溃了,放弃了挣扎。宋木山将雪儿的全身抚摸了个遍,最后压在她的身上,吻着她脸上的泪珠,狠狠地说道:没有女人能逃过我的掌心,今天在你哥面前,让我好好干你吧,让你哥也好好欣赏他妹妹的身体,哈哈……「 

  说完伸手握住阴茎,猛的一下挤入雪儿的体内,「啊……」雪儿又将身体绷了起来,似乎还没有习惯体下那硬物的进入。「咦,居然不是处女了,是谁TM的干的你啊,你的第一次给TM谁拉?」宋木山一边骂,一边狠命的抽插着。雪儿侧过头,双眼噙着泪水,可怜的看着哥哥。 

  宋木山似乎没注意到这一切,将手在雪儿乳房上揉着,那上面的乳头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发硬了。雪儿到底是初试风雨不久的女孩,这次居然还在自己哥哥面前被人强奸,她强忍不呻吟,看着痛哭的哥哥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紧紧的闭上了牙关,忍受着这一切。宋木山可不会怜香惜玉,雪儿越是显得忍耐,越能激起他的性欲。整根的阴茎狠命的插进雪儿的阴道里。康儿看着自己妹妹被人强奸,双腿间已经流出了鲜血。这样下去自己妹妹真会被奸死的。康儿坐了起来,他要保护他的妹妹,更要保护自己的爱人。他四下看看了,发现了母亲烤腿用的电热治疗仪,仪器上全是热管,通电继热,热管可被烧的通红。康儿用手拨开了开关,热管加热通红,康儿咬牙,把手伸向热管,想把绳子烤断。一股剧痛流遍全身,康儿咬紧牙关,忍住烧灼的剧痛,想到自己妹妹遭受的伤害,这点痛有算的了什么呢。雪儿已经被奸的近乎失去了意思,面无表情。宋木山像有用不完的气力,阴茎在雪儿体内抽插了数百下还没泄精,原先阴道内分泌的液体已经乾涸,阴道缺少了润滑,每一下的抽出插入,更令雪儿痛入心脾,反之,宋木山就越是兴奋,因为乾涩的阴壁令洞变得更加狭窄,阴茎被肉紧紧夹住的滋味,令他乐不拢嘴,肉棒的冲刺更急更密。雪痛苦的看着哥哥,身体只能随着宋木山疯狂的抽插颤动。康儿看到妹妹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,妹妹可怜的眼神仿佛是在在做最后的绝别。就这样宋木山抽插了进百下,突然一阵低吼,一股热浪射入了雪儿的子宫里,而雪儿也全是汗水,虚脱在地上。 

            第一结局(悲剧结局) 

  康儿感到手突然一松,知道是绳子烧断了,来不及管已经被烧焦的手,直接冲上去,一脚把趴在自己妹妹身上的男人踹开。宋木山倒在了地上,突然拿出了一把刀,狠命的刺向了康儿。 

  康儿眼看要躲不过去了,说时迟那时快,赤裸雪儿突然站了起来,挡在了哥哥的身前。一股鲜血喷射在宋木山的脸上。「妹妹,啊·……」康儿抓起已经烧红的电热治疗仪,一下按在宋木山的脸上。一阵杀猪版地叫声,几十根烧红的钢丝深深的缠绕在宋木山的脸上,满两的络腮胡子瞬间被点着了。宋木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,在地上不住的翻滚。 

  「妹妹,妹妹,挺住啊」康儿按住了雪儿刀口,鲜血已经然趟了一地。「我去给你叫救护车」 

  「别……」雪儿用颤抖的手拉住了哥哥「哥,别离开我,抱着我,我好冷。」 
  「我抱着你,」康儿拉起雪儿被撕碎的衣服该在她身上。「妹妹,你不会有事的,你不要死啊,我们俩不是还有美好的生活吗。你不是要马尔代夫旅游吗。你不是要和我在别的城市举行盛大婚礼吗,你别丢下我一人啊」康儿不住哀求到。 
  伤口的血止不住的流,宋木山的脸已经被烧成木炭了,继续发出猪一样的嚎叫。 

  「哥……,哥……,抱着我,答应我,娶我吧,娶我吧」雪儿的声音已经断断续续的了。 

  「好,我娶你,我娶你,你是我的妻子,我的好妻子,我的好妹妹,我的好妻子」康儿吧妹妹抱在怀里,仿佛一块快要融化的冰。 

  「哥哥,我这辈子,最幸福的事,就……是……做……了……你……的……妻……子……」随即抓住康儿的手松开了。康儿感到自己妹妹身体渐渐冰冷了,她死了。 

  「不,这是为什么啊!!」康儿凄惨的哀号到。抱着已死妹妹的尸体,不肯放手。 

            第二结局(完美结局) 

  康儿感到手突然一松,知道是绳子烧断了,来不及管已经被烧焦的手,直接冲上去,一脚把趴在自己妹妹身上的男人踹开。宋木山倒在了地上,突然拿出了一把刀,狠命的刺向了康儿。 

  说时迟那时快,康儿抓起已经烧红的电热治疗仪,一下按在宋木山的脸上。一阵杀猪版地叫声,几十根烧红的钢丝深深的缠绕在宋木山的脸上,满两的络腮胡子瞬间被点着了。宋木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,在地上不住的翻滚。看着满地翻滚的宋木山,雪儿不顾一切的扑向了哥哥,依偎在哥哥的怀里。康儿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妹妹,不想让他在受到伤害了。兄妹俩四目相对,经过了生死考验,两人的感情更加坚定了。 

  一年以后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场盛大的婚礼举行了,邵康儿和邵雪儿在新同事见证下,正是成为了夫妻。同事们都很羡慕他们,都说他们不光长的有夫妻相,连名字都像夫妻。从此,这对兄妹组成了家庭,一直幸福的生活了下去。 
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